【叶黄】将计就计

一条世邀赛的酸汤番茄鱼  感谢喜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

身在电竞行业中,作为职业选手的大神们很少喝酒,一票在游戏里驰骋风云的人,一到酒场个个都是三杯倒。但同样是三杯倒,不同人还有不同表现的,某些人的三杯倒,像张新杰这样,就很克制,说是三杯就是三杯,多一杯都不行,完完整整地喝下去之后脸上看着依旧冷静,实则思维混乱,问他点什么高难度战术他都得缓半天才回答你,想当初方锐在张新杰喝酒时候问了他一嘴韩国队的拳法家风格分析,结果张新杰愣是想了三小时才说出来;还有某些人,像魏琛这样的,酒量是有,但很可惜没有度,永远觉得自己还能喝,不喝到当场趴下决不罢休。


而黄少天,完美地继承了蓝雨老大的这个传统,在各种方面对自己充满信心,自诣为职业选手中的拼酒高手。


结果这家伙拿着灌了大半冰红茶的洋酒,还没喝下去三杯呢就已经开始大舌头,但黄少天知道适可而止的话,估计就不是魏琛最疼的关门大弟子了,只见中国队的剑圣很有毅力,愣是大着舌头把剩下几杯喝完,接着一声不吭往聚会厅角落的沙发上缩好,晕了。


这场酒会说实话,就是个决赛前的放松活动,毕竟大家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。聚会由世邀赛主办方举办,特地弄了个硕大的聚会厅,把各路队伍都请到一块儿,顺便还请了几位赞助商,庆功酒拉赞助一起办,一箭双雕热热闹闹。


计划是美好的,可惜现实很残酷,主办方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——这群职业选手都不太能喝酒。


说不太能喝那都算抬举他们,聚会厅里一半的小伙子,那是压根不能喝酒!不信瞅瞅这才开场几分钟,转眼沙发上已经趴了一半,好在赞助这种事情不是由职业选手们去谈,不然就这情况……恐怕半天都谈不下来一个的。


世邀赛主办方正庆幸着各个队伍的领队还有意识呢,转眼一看中国队,领队和自己家队员一道儿缩在小角落沙发上……


不是叶修不愿意喝,他那是真不能喝,曾经的喝醉往事历历在目,就是他那个事业成功有房有车的模范弟弟,碰到白酒都一口就倒,差点还被误以为有酒精过敏。


中国队的全部希望在队长身上,虽然都是蓝雨出来的,但喻文州和黄少天就不一样。也辛亏喻文州不一样,要是这两位都继承魏琛的传统,在比赛场上把曾经蓝雨那套讲究捧哏的嘴炮系统流传下来,现在的蓝雨在各种意义上恐怕都会变成非常恐怖的一支战队!


不过喻文州过去谈赞助,也不会是和人拼酒,顶多是就战队前景聊聊天,追溯一下曾经的辉煌,展望一下未来的希望而已。


这么一展望,就展望到两小时后,黄少天已经从还保有一丝神智进化到彻底昏迷,也不知是醉了还是困得,在小角落里一个劲儿往叶修身上摔。有这么个人在边上,叶领队就算不谈赞助也累得慌,手上拿着烟都不敢点,生怕熏着他,另只手忙着把黄少天扶稳。


顺着时间的推移,叶修一开始还扶得好好的,逐渐黄少天就坐不住,往叶修怀里滑下去,叶领队能怎么办?还不是只能坐直了给他靠。


两人的姿势越扶越不对劲,变成个叶修搂着黄少天的模样。


其实就这两人的关系,虽是不同战队但平时没少混在一起,搂了也就搂了,中国队内部早见怪不怪。甚至就算黄少天和叶修当场宣布在一起,中国队里头也没人觉得意外。


但这么大个聚会厅,可不止中国队一家,那还是有其他队,有记者,有赞助商的,黄少天和叶修这么个腻歪到一块儿的模样,给看见了影响多不好?


小角落里的叶修毫无知觉,搂了黄少天半小时,最后还是谈赞助的喻文州喻队长看不下去了,抽空走过来说要不他先把黄少天送回去。


喝成这样,也不指望醒来能给赞助做什么贡献了。


结果黄少天这家伙喝醉了睡得熟,和黏在叶修身上似的,喻文州刚准备上手扒,黄少天立刻不满地皱眉毛,叶修要撒手他还气呼呼地龇牙呢。


“哎哟,靠出感觉来了?”叶修好笑,抬手对喻文州摆了摆道,“还是我送吧!”


说着叶领队把眼睛都睁不开的黄少天搀起来,半拖半抱地一路带出门。


聚会厅就在他们住的酒店里头,坐电梯往上不要多久,中国队的队员们住一层,领队倒是睡在单独的房间里头,黄少天一路上困得打跌,叶修好不容易给他弄到房间门口,结果这家伙贴在门上还找不到房卡。


苏黎世的夏天热,黄少天穿得又少,叶修问他房卡在哪儿,他哼哼唧唧说在口袋里,喊叶修自己摸。


“哪个口袋?”叶修问。


“还能有哪个口袋,我身上不就那么几个口袋吗……唔,你自己找找不就行了!”黄少天被从睡梦里拖起来,很是不满地小声嚷嚷着。


“那我摸了啊?”叶修干咳两声,眼瞅着黄少天把手摊开,往房门上大大方方一靠,还真就摆出一副给他摸了的样子。


这模样,其实乍一眼看过去还挺酷,透着一股子爽朗,要是放在平时,估计是黄少天摆来耍酷的,但现在那家伙喝得耳朵根泛红,眼睛都睁不开,酷劲儿打折得一点不剩,看在叶修眼睛里居然有点逗趣。


“真摸了啊?”叶修又问一句。


“就拿个房卡,你磨磨唧唧的干什么,快点快点快点!”黄少天两手大张,居然还催起来。


“行吧,你可别后悔。”叶修这么说着,把搭到人肩上的手往下挪了挪。


黄少天身上的口袋还真不多,一共才四个,卫衣外套上的两个口袋浅,叶修伸手进去只摸到手机,裤子上面的口袋摸起来就有点困难,摸之前还得掀人衣服。


幸好他们回来的时间早,走廊上没什么旁人,这会儿要是随便路过个人,哪怕只看见一眼他们在做的事情……恐怕都要闹出大新闻。


也多亏叶修手快,摸房卡不过几秒钟,而后刷卡开门,把还挨在门上的那人拖到房里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


黄少天那是真的不胜酒力,给叶修这么拖来拖去都没醒过来,一头栽到床上还裹着被子翻了两圈。


“少天大大,你这醉得很彻底啊。”叶修往后两步,坐到另一边床上,挑着眉头看黄少天折腾。


“哼,怎么会!”黄少天含含糊糊地冒出个脑袋,“我哪里喝醉了,刚刚电梯楼层还是我按的,我说老叶啊,是不是你自己喝多了,我怎么看你……是歪着的?”


“……那是因为你躺着。”叶修答。


“我当然知道我躺着!”黄少天嚷嚷道,“但你这个歪吧,歪得有点奇怪,就是……”


话唠说话,难得有戛然而止的时候,这会儿黄少天话题一顿,叶修反而感兴趣起来,问他:“就是什么?”


“唔……说了你也不懂。”黄少天声音低下去,意外很安静地把脑袋往被子里一缩,团好不动了。


一群人喝酒,醒着的把喝醉的人送回房间,那是应该的,尤其黄少天还是中国队的队员,叶修作为领队总要照顾着点儿,就和他当兴欣队长时候照顾后辈一样。但照顾后辈,他顶多是言语关照,送到屋子里完事儿,要是躺在他面前的不是黄少天,估计叶修开完门当下就走了。


但既然现在的对象是黄少天嘛,事情的发展就会有点不一样。


床上喝多的那位极为罕见的安静,缩回被子里一言不发,叶修搁边上坐了会儿,却是开始骚扰人。


“黄少天?”叶修走近点儿,被他喊的那人团在被子里,细微地动弹一下以示回应。


要知道,只动弹一下,哪里是黄少天平常的作风?按叶修的想法,这家伙平时不喝酒就闹闹腾腾,存在感极强,喝完酒撒起酒疯来还了得?不得把房子屋顶拆掉?


真没想到黄少天剑走偏锋出人意料,喝完酒直接从响铃模式被调成震动,还只动一下的。


其实仔细想想,黄少天这反应也不意外,职业选手们为保护身体,个个都禁酒,训练这么多年,恐怕平时连带酒精的饮料都不沾一口,今晚上突然给他们端上来一堆洋酒……就和新手村任务还没打完的小勇士直接对上满级大魔王一样,不跪才怪呢。


黄少天从响铃变震动,实则是因为身体难受,他受酒精影响耳朵尖都红了,身上免不了发热,捂在被子里又憋闷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。刚才和叶修嘴炮那都是最后的力气,好不容易勉强睁开眼睛看看,就望见叶修穿一黑西装坐在自己对面,半歪不歪的,身上还被房间的暖光照得宛如加了滤镜,再仔细一撇叶修脸上的表情……躺在床上喝醉的人,脑子里哪有什么“玩味”“调戏”这些词啊,黄少天当时只觉得叶修的眼神奇怪,他喝下去的酒也奇怪,只不过和叶修一对眼,那些酒就像在他身体里同时发酵了一样,闹得他想把自己缩起来。


偏偏叶修还不让他缩,走过来在他边上说着什么先洗澡。


“我去……老叶你什么时候变成老妈子了。”黄少天的被子都被叶修拽开一个小角,他自暴自弃地猛闭眼睛,一个劲儿往角落的地方逃,说话都没句完整的,乍一听下去都是些意义不明的嘀咕哼唧。


洋酒的效力就在这儿了,要换个中国的什么青岛啤酒,黄少天一醉也就醉半小时,顶多去找个地方吐一吐,时间过去就好;但洋酒不一样,黄少天半小时前晕着,半小时后醉着,现在又在被子里手舞足蹈,耍赖似的到处躲,叶修一戳他一哼唧——别说,就这模样,确实挺可爱。


叶修扪心自问,他对黄少天确实有那么点其他的意思,这家伙以前在他身边蹦跶多了,不知不觉地引人动心,两人的关系也算是叶瑜黄盖愿打愿挨,要是有机会,叶修也想早点坦白速战速决,可偏偏没给他遇到合适的机会。


怕是叶修这一辈子的技能点都点在荣耀游戏上,打连击打PK容易,找对象对他来说,那可是开荒难度。


这不,黄少天在床上逃来逃去,叶修站床边缘伸手去捞,人没捉到不算,还听见那家伙在小声嘀咕什么。


“老叶老叶……”黄少天那边隔着被子,传来句含糊不清的话。


“嗯,在呢。”叶修应完。


又立刻听见黄少天在被子里继续往下喊:“PKPK……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这是多大的毅力?多大的执念?感情在黄少天的脑子里头叶修这个名词后面只能接PK是吧?虽然说叶修叶大神追对象谈恋爱只能说是初级级别,但好歹也是追了,平时没少明着互动,暗中调戏的,结果床上喊名字这么好的氛围,愣是叫黄少天给喊成宣战,这恋爱还能不能行了!


“都这样了还PK?”叶修弯腰下去,把被子刨开点,露出已经缩到墙角的黄少天,“床上PK怎么样?”


还团在一起的那个闭着眼睛,听人说话都有点朦胧,半梦半醒间凭着自己的野性本能捕捉到“PK”两个字,权当是叶修答应了邀请,中间黄少天挣扎着从被子里伸出来两只手,看也不看,听声辨位,在叶修弯腰后迅速地揽住了那人的脖子。


捕捉机会的动作快速,微操准确,不愧是黄少天!只一下就把叶修拉倒在床,两人一同纠缠到被子里去。


机会主义者,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击,黄少天拉叶修拉得毫不犹豫,把人拖进被子里之后手脚并用地压制住,接着黄少天同志……脑袋往人身上一埋,嘀咕两句后又没声了。


隐约还能听见他嘀咕的是什么“胜利的节奏……”


可不是胜利吗,叶修给他这么一拖都无奈了,黄少天挨过来在他身上找位置,愣是把这位叶大神当作抱枕,手缠上去还不够,腿也要往上架,摆出个相当亲密的姿势来。


“喂喂,你别乱来啊!”叶修警告道,一半是说给那个喝醉的人,一半是说给自己。


他游戏里心脏,没下限,那都是说着玩儿的,实际上喜欢的对象喝多了往他身边一躺,叶修还真不能起什么乱来的坏心。


说乱来,还是那个喝多的人比较乱来,黄少天靠人身上也就算了,还越凑越近,要不是见他醉酒的反应太明显,叶修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存心要挑战自己的忍耐底线。


黄少天的头发原本就软,蹭到人脖子边上怪痒的,身上那股子沐浴露的干爽味道混着酒味居然显得有些甜,他本来穿得就不多,在被子里那一顿挣扎不知把外套丢去了哪儿,挨在叶修身上只和人隔着一层短袖。


“叶修!”黄少天的嘀嘀咕咕里突然冒出句清晰的话,似乎又梦到什么被欺压的艰辛往事,喊完不忘跟上句,“别跑!”


“没跑,这不是在这儿呢。”这喊,还就喊在叶修脖子边上,听的人好笑,忍不住开口逗他。


“你往哪儿跑,落到本剑圣手里还以为自己能逃掉吗,快过来……”黄少天的精神头只有一瞬,边嚷嚷声音边低下去,而后又降为含糊不清的哼哼。


“不跑。”叶修叹口气,略微压低了点嗓子,哄小孩儿似的道,“落到你手上,我能跑去哪儿?”


也不知这句有没有给人听见,黄少天唔一声,当真安静下来,在叶修身边动了一动,叫嚣的语气软乎下来:“叶修……”


“别喊。”叶修扭头看他,“再喊哥不客气了啊!”


但黄少天这样的人,你让他别喊,那得到的回应估计不会安静,叶修的名字才两个字,黄少天能别出心裁得给他喊出花来,低音高音多重应和,喊到结尾,被吵的那个人还没说什么,发声的没得到回应,先憋屈起来,挨着叶修抽了抽鼻子,小声地哼出一句“老叶”。


他们俩的距离本身就近,喊完那句,叶修略一转头,瞅见黄少天的脑袋就搁在他肩膀边上,头发蹭乱了点,眉毛还皱着,由上往下看着一副憋屈样。


他还委屈?叶修都没委屈呢,黄少天摆出这么一副亲近人不设防,诱人犯罪的模样蹭在他边上,就和块拆了包装的小蛋糕似的,给看不给吃,简直是酷刑。


“叶修你大爷……”这块小蛋糕还不消停,哼哼着继续骚扰。


“我又怎么了?”叶修巨冤,“念叨了我这么多句,也不给个明白话?”


黄少天鼻子一皱,嘴皮子上下翻动又念叨出一堆,这下叶修离他这么近都听不清了,只能从语气里听出这家伙有点憋屈。


“说什么呢这是。”叶修再离近一点,两人鼻尖都快撞到一起,黄少天的眉毛眼睛都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。


许多人都说联盟里最好看的脸是周泽楷,但其实抛去黄少天话唠这点只看脸,这家伙长得是真不错,线条好眼睛亮,笑起来一口小白牙,嘴唇看着形状也不错。


尤其是现在这样,黄少天把嘴唇抿起来一点,看着就……很好亲。


叶修的酒量是真不行,啤酒都只有三杯,洋酒基本上不用超过一口,黄少天与人挨得近,估计是他身上的酒气把叶修弄醉了,才在这种时候没忍住心痒,侧过头去亲那家伙的嘴唇。


奇就奇在黄少天之前还哼哼着表达不满,叶修亲上来后他反而消停了,原本就搂在人脖子上的手还主动收紧点,知道自己张嘴去反啃叶修。


叶领队原本只想碰碰这块小蛋糕,没想到黄少天很是配合,亲舒服了甚至还呜咽一声。


世邀赛的外国记者报导时候说黄少天嘴炮厉害,牙尖嘴利,叶修这会儿算是切实体验了一把,黄少天这亲人的法子一看就知道是初恋,啃得毫无章法,一口下来虎牙差点把叶修的下嘴唇咬出血。


“啧,少天大大轻点儿。”叶修猛退开点。


“唔嗷……”黄少天失望。


“张嘴,放着哥来。”叶修说完,找准角度再贴上去。


黄少天的舌头很软,看来是真喝了不少,嘴里都带着酒味,叶修把舌头探进去,那人还很惊恐地往后缩了缩,但口腔才多大点地方,藏也藏不到哪儿去,三两下就给叶修缠上。


之前黄少天张嘴,那是朦胧里听见叶修说话,下意识的动作,之后再张嘴却是被亲得合不上,也不知叶修这接吻技巧是从哪儿来的,勾舌头舔上颚无师自通,愣是把黄少天亲得又晕了点,只懂得在人手下细微挣扎。


就看他喝完酒,任人搓圆揉扁的态度,得亏当时是叶修送人回来。


两人舌头勾舌头得亲完一轮,黄少天总算安稳下来,重新团回被子里。要是之前他是从响铃调成振动,那现在就是从振动变成关机,直接黑屏的那种。


他亲完倒是满足了,可惜叶修才尝到味道,刚才又被人抱着蹭过一愣,难免有点反应,这会儿怀里靠着个断电的黄少天心情复杂。


两人关系还没确定呢,就算只隔了层窗户纸,没捅破前对外也只能宣称是好朋友。对于好朋友来说,喝醉酒接吻都是过火的,再往下真得出大事。


叶修伸手去罪魁祸首的脸上捏了把,自认倒霉起床冲澡。


结果叶修回去睡完起来,第二天训练的时候黄少天就有点古怪,训练时候话都少了许多,和躲着他似的,叶修站会议室第一排,黄少天就逃到最后一排猫着。


其实光躲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黄少天躲还躲得很不安静,猫在最后一排的电脑后面冒出个脑袋偷瞄叶修,以为人叶领队不知道是吧?


这情况实在太异样了,不用一上午全国家队都看出端倪,几个大神分为两批,挨个去找当事人了解情况。


方锐找上叶修,很直接地问他对黄少天做什么了弄得人这么怕他,叶领队干咳两声摸摸鼻子,说没什么。


喻文州找上黄少天,走着个迂回路线,问他昨晚上喝多了,今天感觉怎么样。


不得不说还是喻文州对自己队友的了解更深,方锐问半天问不出来的事儿,到黄少天这边不过三两句就招供。


说是昨晚上他喝多之后,回房间做了个梦,梦到某个和自己要好的人。


“嗯,挺正常的,然后呢?”喻文州侧耳倾听。


“然后我俩……”黄少天羞于启齿,舔了两下嘴唇说,“我俩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!”


“那人莫非是叶修?”喻文州问。


“我去!队长你神了!这你都知道?!”黄少天大惊。


喻文州:“……”


怎么说蓝雨队长也是战术大师之一,看黄少天今天躲叶修的这模样,推断出梦见的人是叶修,这也能算很神吗?


“队长你觉得这梦邪乎吧?是不是有预示什么的?我要不要去找个解梦大师看一下?”黄少天很焦虑地继续问。


“解梦大师估计没用。”喻文州道,“你不如去找叶修看一下。”


确实,黄少天这醉酒后的记忆模糊不清,记一半忘一半的,脑子里只隐约觉得叶修抱过他,还和他亲过嘴,也不知是在梦里还是真的发生了,解铃还须系铃人,自个儿瞎琢磨不如直接去找叶修问清楚。


叶领队也不难找,时常出没的地点就那几个,听说黄少天要找他,更是窝都不带挪的就坐那儿等着。


眼瞅着那小话唠皱着眉头过来,叶修手上夹着烟,以为黄少天想起来昨晚上的事,正在心里整理措辞准备解释呢,结果那人走到他跟前就是一句:“老叶,我昨天晚上梦见咱们俩了。”


“哦?”叶修一愣,刚到嘴边上的话立刻咽回去,感情黄少天这丫把昨晚上的事儿当做梦呢!


“然后梦里我那什么了你。”黄少天眼神一转,非常刻意地盯住叶修边上的水杯。


“那什么?”叶修稳定一下情绪,问道。


“就是那什么。”黄少天顿感尴尬,“就是我把你拉到了床上然后我们俩……”


“翻云覆雨?”叶修接话,“黄少天同志,你这做得春梦吧?”


“靠靠靠!你在想什么!”黄少天迅速反驳道,“你才做春梦!我就梦见我俩亲嘴而已!”


“哦,很纯情嘛!”叶修居然还点评上了。


“我去!叶修你大爷,现在是这个问题吗!”黄少天忍无可忍地跳脚,“现在的问题是我为什么会梦到你!”


“那得问你,我怎么知道啊!”叶修两手一摊。


“是不是你给我下蛊了?”黄少天胡乱猜想道。


“还有这种操作?”叶修说,“真不是你对我暗藏春心,趁着酒劲儿表露感情?”


“你妹你妹!”黄少天大骂两句,而后犹豫半晌接话,“不过我能梦到你和我那什么,就说明我可能也许确实有点喜欢你的吧?”


“有点喜欢我?”叶修重复道,把烟掐掉站到了黄少天面前。


“就是有点,一点,差不多和吃小馄饨时候放的那点醋一样,你懂吧?”黄少天小退两步,说着说着开始心虚起来,不由地质疑自己找叶修商量的决定是不是对的,万一他这一商量,给叶修很大压力怎么办?!


黄少天于是补充道:“但是你也别多想啊,我就是这么顺口一说,你要不喜欢我也没事,咱们该当好兄弟继续当好兄弟,顶多就是以后你找女朋友了我难受点……”


“黄少天同志。”叶修等不及听完,强忍笑意道,“昨晚上我亲你是怎么亲的?”


“这个太细节了我不好描述,反正就是我把你拉过来然后你头一歪就……对对对就是这个角度。”黄少天嘴上不停,眼睁睁看叶修凑到他面前——


“唔。”


叶修:“很还原吧?”


黄少天:“……叶修你大爷!”


END.

感谢喜欢


黄少天:“我梦到我和叶修干了点什么事情!”

喻文州:“我觉得你们真的干了……”


 @羊肝菌_肝本中 口羊的梦><



评论(64)
热度(2047)

© 一个脑洞 | Powered by LOFTER